因为房子母子对簿公堂 “法办”并非唯一选择
来源:本网综合  责任编辑:刘颖  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11日
 
关键词:因为房子母子对簿公堂 “法办”并非唯一选择
内容提要:因为房子母子对簿公堂 “法办”并非唯一选择

  房子本应是一个家庭的避风港,是盛装亲情和爱的地方。如果因为房子,亲情撕裂,母子对簿公堂,这样的亲情又该如何收场?

  执行老伴儿遗嘱,老母起诉儿女放弃房产

  让胡路区的蔡淑琴今年89岁了,在老伴儿张文明去世前,她一直是个生活幸福的老太太,夫妻和睦,儿女孝顺。

  蔡淑琴和张文明育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2017年春天,张文明因病医治无效去世。处理完他的后事,家人开始分割遗产。

  张文明生前和蔡淑琴共同拥有两套房产,一套位于萨尔图区,一套位于让胡路区。让胡路区的这套房子,一直由张文明夫妇和小儿子张实夫妇共同居住。

  10年前,张文明患了一场大病,当时曾经留下一份遗嘱,其中明确规定:位于萨尔图区的房子留给两个女儿,位于让胡路区的房子作价20万元,留给小儿子张实,但张实需支付给哥哥张严10万元。

  由于大女儿已经去世,张文明过世后,位于萨尔图的那套房子归小女儿张兰所有。而让胡路区这套房子的继承,却费了一番周折。

  因为这套房子归张文明和蔡淑琴共同所有,蔡淑琴对这两套房子只有一半的处分权,想要执行遗嘱中的规定,蔡淑琴首先得同意这个遗嘱的分配方案。

  经过三个子女做工作,蔡淑琴同意按老伴儿的遗嘱执行,但是还需要走相关的法律程序:蔡淑琴起诉三个儿女,要求他们放弃继承权,这样蔡淑琴就拥有了这套房子的全部所有权。

  这个案子经让胡路区法院裁定,蔡淑云成了这套房子的唯一所有人。

  这个结果,是母子几人商量后得来的,接下来,顺理成章地要履行下面的程序。

  嫌儿不孝,母亲再次起诉讨回房产

  蔡淑琴和张实夫妇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,约定这套房子售价20万元。实际上,这套房子市价已达60万元。

  张实对母亲说,自己手头紧,一时凑不到20万元,希望能先把房子过户给他,他会尽快筹措购房款。蔡淑琴心想,自己已经80多岁了,来日无多,百年之后,自己的一切还不都是孩子们的,何况儿子刚刚失去了父亲,自己这个当妈的怎能逼着他要钱呢?只要他对自己好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于是,她答应了儿子的要求,愉快地和儿子、儿媳拿着法院下达的裁定书,到房产部门将房子过户到张实夫妇名下。

  谁知,仅仅几个月后,蔡淑琴再次来到让胡路区法院起诉。这次,她起诉的是自己的小儿子张实夫妇:依法撤销原、被告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,被告返还房屋。

  接到这个案子,让胡路区法院婚姻家事法庭的法官张宏伟满腹疑惑。不久前,蔡淑琴一家心满意足地拿着裁定书离开了法院,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年近九旬的老母亲将儿子起诉到法院。

  在法庭上,张宏伟详细地了解了情况。蔡淑琴说,自从房子过户到张实名下后,张实夫妇对自己的态度就越来越不好了,母子间经常发生争执,张实还多次推搡甚至殴打母亲,致使蔡淑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。蔡淑琴实在不愿意跟他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因此才想要回自己的房子,让张实夫妇搬出去住。

  张实否定了母亲的说法,他说自己和妻子对母亲一直很好,可能是母亲老了,又新近丧偶,导致敏感多疑,有时自己和妻子说话,由于母亲耳背,听不清楚,就怀疑夫妻俩在背后说她坏话,因此开始作闹。

  由此可见,蔡淑琴要撕毁合同的根源是儿子和儿媳对她的态度,但是她对儿子和儿媳的指责又没有证据支持。

  张宏伟觉得,在这种情况下,法官也无法认定谁对认错,如果根据法律,机械地裁判这个案件,很可能造成“案结事不了”,从而引发更大的家庭矛盾。张宏伟决定先对这对母子进行调解。

  “法办”并非唯一选择,让家事回家解决

  张宏伟将这个案子移交到华姐调解室,与调解员华姐一起对原、被告双方进行调解。

  华姐首先从母子人伦的角度讲起,希望儿子能满足母亲的心愿。华姐说,父女母子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,做子女的,遂了父母的愿是最大的孝顺,何况老母亲已经年近九旬,成了俗话中的“老小孩”,不管她做的对还是错,让她高兴是做子女最应该做的事。

 分享到:
 
友情链接:大庆网 百湖网 大庆网络问政平台 微大庆 大庆论坛
大庆市家政网络服务中心 监督举报电话 0459-6696055
大庆市家庭服务业协会 0459-6696807 6696055
黑ICP备13004984号